【圣召故事】情疫
发布日期:2021-02-02   |    作者:韩福全 修士

时间像一滴水,打痛了水面,泛波不止。尤其在疫情当中度过的几个月,更是涟涟不绝。从树梢的光秃到绿叶扇扇,从棉衣到短袖,我们也随着季节的交替而更换着衣服。但我们还不止这些,我们还好像在等待着什么,期盼着什么。

哦,在那涟涟的泛波中,好似静静地听见过,时间好像哭泣过,人们也曾为它擦拭过眼泪;又好似听见过黑夜中的呼唤,那声音不知在呼唤着谁,现在想起还能感受到那种撕心且离别的痛;也好像梦见过什么,将美好的愿望不知送给了谁。

从疫情开始到现在,每个人,每个家庭的经历不同,但又好似差不多。我们终于停止了忙碌,节日的气氛比往年冷清了不止一点。在这样的日子里,我们像刚学习飞翔的雏鸟,在渴望而又怕惧中,蓄力着、期盼着、等待着那一时刻的到来。但是,随着疫情的持续,我们也好像已习惯了吃—睡—吃的生活,沉浸在网络的世界里,仿佛终于可以理所当然地消遣了。

面对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,当往日拥堵的街道不再堵塞,热闹的街市无人问津,各种商场店铺都紧闭……,自己曾依仗或炫耀的东西在此时黯然无色时,好像都会给自己一个新的目标,但当事情过去之后,还是会回到以前。好像总是这样,人们对于物质的东西是这样,对于精神而言,似乎也不例外。当理想国或乌托邦遇到柴米油盐时,总是那么无力和给人一种疏远的感觉。

对于疫情也是这样,人们在它面前会说天主去哪儿了,为何让这事发生。这让我想起上世纪八十年代,犹太神学家也谈论的一个很尖锐的话题,“如何在‘奥斯维辛事件’后谈论天主”。在二战时期,犹太人所遭受的灾难,单单通过所改编的电影,我们都感觉到悲愤,何况身为当事人的犹太人呢!也许这就是犹太人的历史能带给我们的反思,写在《圣经》中的历史我们感到遥远,甚至还会怀疑。而二战,尤其“奥斯维辛”,离我们还算比较近,我们好像也不太在意。因为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,除了同情与悲愤,再没有什么感情可抒发。

面对这世界性的疫情,我们同样也会有与犹太人一样的问题,但我想,无人能给我们一个合理且满意的答案。只是“不再能够谈论天主”与“仍然必须谈论天主”之间,我们会怎样做。在惨绝人寰的大屠杀之后,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疫面前,有可能不去谈论天主吗?

看!一滴水正在落下,好似泪水,带有些许悲伤和淡淡的咸味,又好似是水,它反射出生命的丰盈,微笑着将自己给予。


免责声明

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天主教北京教区”、“本站讯”的所有内容,版权均属于本教区所有。内容欢迎转载,但请注明出处。

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本教区或本网站)”的内容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3、凡教区、堂区或个人投稿,版权虽属本网,但文责由投稿者自负。